博山庐»首页 问学宫
我要发帖
公告区
站点公告
推荐栏更多>>
  • 版块列表
  • 最新主题
  • 最新回复
  • 精华推荐
新会员: 穷且益坚不
收起/展开

最新主题

【原文】 古者桀纣长巨[1]姣[2]美,天下之杰[3]也。筋力越[4]劲[5],百人之敌也,然而身死国亡,为天下大僇[6],后世言恶,则必稽[7]焉。是非容貌[8]之患[9]也,闻见[10]之不众,论[11]议[12]之卑[13]尔。今世俗之乱君,乡曲[14]之儇[15]子,莫不美丽[16]姚冶[17],奇衣妇饰[18],血气态[19]度[20]拟[21]于女子;妇人莫不愿得以为夫,处女[22]莫不愿得以为士,弃其亲家而欲奔[23]之者,比肩并起;然而中君羞[24]以为臣,中父羞以为子,中兄羞以为弟,中人羞以为友;俄[25]则束[26]乎有司[27],而戮[28]乎大市[29],莫不呼天啼哭,苦伤其 ...
行积 1 小时前 孟荀问学 无标签 暂无发帖
1、作息要求:6:30-23:00 2、饮食要求:蔬菜500g 水果500g 3、运动要求:八部1遍、唱歌1遍、跪势俯卧撑50、散步1圈 4、学习要求:每周输出不少于2篇内容,不管是什么类型,帮别人深度改材料可算入其中 5、情绪要求:每天记录是否有生气、焦虑
善诚的小伙伴 2 小时前 天庆宫(自由打卡) 无标签 暂无发帖
原文: 人有三不祥【1】:幼而不肯事【2】长,贱【3】而不肯事贵【4】,不肖【5】而不肯事贤【6】,是人之三不祥也。 人有三必穷【7】:为上则不能爱【8】下,为下则好【9】非【10】其上,是人之一必穷也;乡【11】则不若【12】,偝【13】则谩【14】之,是人之二必穷也;知行浅薄,曲直有以相县【15】矣,然而仁人【16】不能推【17】,知士【18】不能明【19】,是人之三必穷也。 人有此三数行者,以为上则必危【20】,为下则必灭【21】。《诗》曰:“雨雪瀌瀌【22】,宴然【23】聿【24】消【25】,莫肯下隧【26】,式【 ...
snow_31 3 小时前 孟荀问学 无标签 暂无发帖
今天终于把做冰皮月饼的料买齐了,于是我昨天晚上泡了红豆和去皮绿豆,准备做红豆馅和绿豆糕。然后下午起来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就把两样都煮上了,毕竟不煮上泡过的豆子可就得扔了,那就变成糟蹋东西了。煮豆子的过程是个安逸的过程,但是炒豆沙是个体力活。今天水加的少,所以整体过程比较快,不过炒到绿豆沙能够抱成团还是花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得不停的翻,这个还是挺挑战耐心和体力的。幸好今天有个同学过来,其实是被我用月饼框过来的,正好拉来帮忙了。我们交替翻,中间我照看一下红豆,有个人说话干活就没那么累了。 翻炒到看 ...
月饼白 4 小时前 纯属吐槽 无标签 暂无发帖
梦境: 先生来我家里了,我笑着对先生说,梦想成真,还真的是梦想成真了啊,您还真的来我家里了。 我问先生,您来是有什么事吧? 先生说,对,我来送你一个青丹(口诀还是什么歌)。然后先生就站起来了,让我记住一些动作,可是一个动作都没有做,口诀也没有说。 然后旁边又坐着我三姐,我看我三姐双眼很肿,嘴上也长了胡子,就很奇怪。我问先生:“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您看我三姐这病是怎么回事呢?” 先生说到:“唉,要是先看我们的病就好了。”我问:“那是什么病呢?难道是鬼神之类的病吗?”,先生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了很吓人的一个 ...
我潜水好久好久了,看着大家发帖互动的时候也想融入到这个环境中来的,可是感觉话到嘴边又会瞻前顾后以至于闷在那里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就想分析一下我逐渐走向闷葫芦的历程,希望能够借此走出打破的第一步。 大概是小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变得有种害怕被放弃的感觉吧,害怕别人对我的好感和善意被收回,如果一旦这种喜爱被收回,便会产生挫败感和自我否定的慌张感,把这种喜爱当做一个稻草,仿佛抓住了它就是抓住了证明自己的价值的奖牌。所以行事就慢慢变得小心翼翼的,开始察言观色,分了很多的精力在于关注他人情绪的变动 ...
先生早,大家早 八部一遍,跑步,俯卧撑200,拉伸。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张先生:我们曾经学过子张先生问“干禄”,里面查的资料当中,有一句写到“师能庄而不能同”,结合子张先生与夫子诸位学生的关系,可以稍加推测,子张先生的性格是有些刚的,虽然子张先生有一定的德行,但是或许因为性情的问题,使得同门“友之而弗敬”。 十:《说文》數之具也。一爲東西,丨爲南北,則四方中央備矣。 世:《说文》三十年为一世。从卅而曳長之。 个人感觉《说文》这个解释有些简单,我尝试 ...
绍堂 8 小时前 白露组 无标签 暂无发帖
第一阶段的自我任务终于在今天完成了。算是吐了一口气。但是,完成后,并没有原本想象得那么轻松。 自己对自己第一阶段的任务是完成孟子荀子的文本整理,任务不可谓不重。然后看了一下字数,已然是突破了30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下来的。中间也是散了好几次,也不能说尽力。可以说,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小的可以依靠的“几”。实体文本的学习,的确是要比手机舒服很多,再加其中很多设计,分段,都是很针对自己的特点和习惯的,所以刚拿到打印到手的文件,内心其实是很开心的。 这种开心之中,其实同样还夹杂着一种特殊的情绪,一种自己知 ...
宗学 13 小时前 直面人生 无标签 临之 @ 1 小时前
当今之世,舍我其谁。 孟子处齐,而有忧色.孟母见之曰:“子若有忧色,何也?”孟子曰:“不敏.”异日闲居,拥楹而叹.孟母见之曰:“乡见子有忧色,曰不也,今拥楹而叹,何也?”孟子对曰:“轲闻之:君子称身而就位,不为苟得而受赏,不贪荣禄.诸侯不听,则不达其上.听而不用,则不践其朝.”今道不用于齐,愿行而母老,是以忧也.” 孟母曰:“夫妇人之礼,精五饭,幂酒浆,养舅姑,缝衣裳而已矣.故有闺内之修,而无境外之志.易曰:“在中馈,无攸遂.”诗曰:“无非无仪,惟酒食是议.”以言妇人无擅制之义,而有三从之道也.故年少则从乎父母,出嫁则从乎 ...
海一样的心 昨天 23:17 吐故纳新 无标签 暂无发帖
大家好,我们今天非常高兴第一次在高校里把我们的学问较大范围地传播出去,也非常感谢论坛同学们在线上的大力支持和参与~~ 类似的高校讲座,我们会在各地继续推进,因为我们希望更多的同学能接触到我们的学问,让他们也和我们一样,运动、学习、治情等等进而改变杯水,接近真实。 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讲座的效果、讲课方式的优缺点、组织的方式等可以进一步优化改进的地方,希望听了讲座的同学们能给我们反馈一下自己的听课感受,以及各方面的建议和意见。我们总结好了,会在这个版块再开放出来,供我们之后其他地方开展讲座的同学们 ...
圃真 昨天 22:52 博山学社 无标签 暂无发帖
9月14日,阳历生日,由于是临时想起,13日晚上约了2位好友,准备有些不足,只带了面包一袋和一5L温水。 用了将近3小时,原计划从山的南边上,从北边下,这条路线上半年爬过一次。这次再爬发现除了前面一段因为有高压塔和一个小庙的缘故还可以找到路,后边一段只能用荆棘丛生来形容。加上接近山顶,山势非常陡峭,且一同伴有中暑现象,只能走走停停,这时候找了个阴凉通风的地方,让他喝了些许热水才缓了回来。继续爬到了山顶已经找不到下山的路,故而原路返回。 山顶风光 登山的途中荆棘的阻碍、山势的陡峭和同伴的状态,都是影响自己是 ...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张:颛孙师。少孔子四十八岁。前文也出现过,子张先生问干禄,在《仲尼》弟子列传中对其的评价是“辟”,在其中记载了三件事迹,一个就是之前学的问干禄,一个是在问行,一个是在问达。 世:《说文》三十年爲一世。又有父子相继为世。 可:肎也。肎者、骨閒肉肎肎箸也。 知:矢口而出 殷:《说文》作樂之盛稱殷。注:(殷)作樂之盛偁殷。此殷之本義也。如易豫象傳是。引伸之爲凡盛之偁。又引伸之爲大也。 ...
泉流 昨天 22:49 白露组 无标签 暂无发帖
就是我又不知道自己要啥能干啥了,事情就是,见了一个年轻,有工作的,但是情绪重,家庭情况复杂,我一见她就头疼的女的,很抵触,因为这个事呢,对真实的信息并不能接受,抵触,荒废了一个半月。原因有以下几点,因为这女孩有情志病,有精神病治疗史,这个其实找个好点医生就可以调整,但是她一家选择的是找个那啥举行个那啥那啥的仪式,陪同人员我妈。 当时我妈回来的时候跟我聊过,我说了这种女人不能要,不管是家庭还是自己的问题,有这种行为的我就接受不了。然后呢,我妈看我实在是找不到了,这个女的呢,年轻,有工作,表面上还 ...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个月刚搬到美国开始研究生生活,学习和生活节奏上都需要适应,最近做噩梦有些频繁,而且内容真的很神奇,所以我这几次都发了朋友圈。。。今天偶然在生活打卡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打八部的时候刚好就是做噩梦的那几晚。这二者有什么联系吗?觉得有些困惑,所以想发帖询问一下。 其实也不是每次没打八部都会做噩梦这么准,只是最近两次刚好都对上了。最早有记忆的是大概两周前,在克苏鲁世界精神恍惚地打怪。这周有两次。一次是9月12号晚上,梦到有一条蛇从口钻到了肚子里,而且像橡皮筋一样可以拉出来再弹回去。梦里还去 ...
收起/展开

最新回复

大家好,自17年夏天论坛建立以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一起参与了好些好些活动,一起完成了好些好些事情^_^还记得论坛第一个活动是汉鬼考读书活动,那个时候咱们QQ群还没有建立起来呐~现在经常听到有同学说自己有好几十个博山QQ群哈,虽然不时也有勤劳的童工对QQ群进行拆迁,但还是挡不住各大项目组的活力~ 因此整个论坛的事务也并非几人可以顾得过来,而因为我们办事粗疏,先生经常帮着补位。同学们有什么事情也经常不知道找谁,都去请教先生。先生今年一直都非常忙,还要顾着论坛的事,而很多事本不该是先生来操心、分心的。若是我们有明确 ...
大家好, 申请说明点我 欢迎来到博山庐论坛,我们是以研究儒道学问,提倡锻炼身体、健康生活为主的劝学论坛,是知乎和公众号相熟识朋友的熟人社区,是一个因为行动而汇聚在一起的小众聚居地,同时也是实践所学精微之所,所以被我们戏称为登山者的自留地。在这里论学交友,增益己所不能,循序渐进,深学践行,培养登山所需技能是我们的目标。 所以不熟悉的朋友想要进入论坛,首先需要变成我们的熟人,让我们熟悉一下才好。而这里就是一个申请的渠道[/backcolor],大家在这里可以做一些自我回顾和自我介绍,方便让管理者了解大家的基本情 ...
大家好,随着年会以及周年祭告一段落,庐外生春又要恢复正常的更新啦 下周五就是中秋节阖家团圆赏月的日子了~ 而中秋节最令人振奋的还不止于此。我们劳动人民发明了在中秋节吃螃蟹的伟大发明 只需要把可爱的小螃蟹放在锅里,肚皮朝上,铺好葱丝和姜丝,蒸个大约20多分钟,就会产生伟大的化学反应。 当然,和所有的事情一样,火候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起锅早了就会发现,里面是这样…… 而火候太过的话,将产生承无法预计的后果…… 所以还是恰到好处最好~ 好了,终于进入正题,所以我们中秋节征 ...
论坛的同学们,大家好。 为了进一步对外推广,使更多人了解、学习先(自)王(然)之(国)道(学),论坛将与辖下百度荀子吧联动,进行一次长期的短文征集活动,以《三字经》和《荀子·劝学篇》作为文本内容征集读书笔记,可以是简要注疏串讲,也可以是围绕文段中的一个点讲透。 征文面向全论坛同学征集,并鼓励新人参与。参与活动的同学请在写好短文后,将其发在论坛的收集贴中,由吧务组的同学进行审核,审核的目的是防止不合适的学问精微流到荀子吧。通过审核后参与的同学将收到私信通知,还请同学用个人百度账号单开贴子发至荀子 ...
大家好,己亥周年祭期间大家投稿的各大专题征文已经开放啦~目前共收取了百余篇文章至下方各帖内,供大家查阅: 一、山海遗音部分(二十八篇) 二、问志先秦部分(五十五篇) 三、集义生神部分(五十二篇) 四、温故知新部分(三十二篇) 感谢所有投稿同学,大家来年继续加油哇^_^
大家好,年会后有些同学的防风衣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现在想请大家协助,不论同学收到的防风衣有无损坏,麻烦大家填写一下下方的问卷,便于我们收集信息后与商家进行谈判,谢谢大家啦^_^ 问卷地址:https://www.wjx.cn/jq/45748405.aspx
admin 昨天 15:17 活动公告 无标签 处厚 @ 2019-9-17
我今天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绿灯才刚开始闪,按照常理来说肯定过的去的,但是前车等左转的车过去,我被前车堵住了,然后前车走的时候我又跟着走了,红灯亮起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后轮好像还是没有越过停止线。 整个人很懵。 这两天到底怎么了。 查了一下交通规则,那个时候我好像应该及时停下来才对。停在斑马线上被拍到起码能少扣分。 这两天的两个闯红灯要是做实了我就没分了…… 现在对红绿灯有阴影了。 (-̩̩̩-̩̩̩-̩̩̩-̩̩̩-̩̩̩___-̩̩̩-̩̩̩-̩̩̩-̩̩̩-̩̩̩) ...
先生好,大家好,首先感谢先生和论坛的创始运营人员,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么棒的博山庐论坛,再次感谢所有同学,如果没有大家,就没有这个让我觉得如鱼得水的环境。 我是2018年2月8日正式进入论坛的,算算也快一年了,在这一年里,跟着先生和大家学习,见识了很多优秀的学长,同学,可惜在下愚钝粗陋,基础太差,如同锈蚀的铁块,不敢言修身,学问有进,只能说自己渐渐脱离了以前的泥沼,变成了一个正常人。是的,我现在的状况只能说是一个正常人,在未进入论坛之前,我是一个病人,脑子混沌,行为乖张,脾气暴戾,是父母眼里不 ...
梦境: 先生来我家里了,我笑着对先生说,梦想成真,还真的是梦想成真了啊,您还真的来我家里了。 我问先生,您来是有什么事吧? 先生说,对,我来送你一个青丹(口诀还是什么歌)。然后先生就站起来了,让我记住一些动作,可是一个动作都没有做,口诀也没有说。 然后旁边又坐着我三姐,我看我三姐双眼很肿,嘴上也长了胡子,就很奇怪。我问先生:“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您看我三姐这病是怎么回事呢?” 先生说到:“唉,要是先看我们的病就好了。”我问:“那是什么病呢?难道是鬼神之类的病吗?”,先生没有说话,而是做出了很吓人的一个 ...
这一个月以来感觉自己出了很大的问题。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我觉得自己的精神有些失调,就像是变成了疯子。 具体的事我说不出来,在以前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我总觉得自己往桀纣盗跖的方向上快速发展了。 我最近总是耳畔旁边回响着先生的批评,一躺床上赖一会床,就会听到先生批评我叫我不许赖床。运动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认真的话就会听到先生在批评我不认真运动。我有好几次听到了先生劝退我的声音,让我很害怕。早上一醒来就会感觉先生在催我起床。 反正就是感觉怪怪的,我怕出问题。所以特地发个帖子给大家说说我的情 ...
643
这周三早上峰哥和我发消息,问我现在再干什么行业,他说到自己现在也从XX离职了。我告诉他自己现在在北京,再往文化教育事业方向努力。他说自己暑假的时候来过北京,然后发了几张地标建筑的游客照,接着说起自己离职和新工作的事。 “去年调XX工厂,半年没上班,新车间开工二个月停产了。” “产能过剩,贸Y战有影响。” “实体工厂日子难过。” “我找工作,网上找了半年才找到。” “年纪大了,没人要了。” “你还是明智的,年轻的时候,多跳跳。” “一个公司呆久了,人会傻掉的。” 我们并没聊多久,但几句话下来后让人很沉重。 ...
松茂 昨天 21:35 工作家庭 无标签 黄土地 @ 半小时前
新开一贴,用来记录日常的声律打卡以及督促自己。同时补上原来的声律记录,往后就在这里更新啦。 喜马拉雅FM专辑链接(第七十周开始): https://www.ximalaya.com/qita/26331491 蜻蜓FM专辑链接(第一至六十九周): http://share.qingting.fm/vchannels/244293 *原贴地址:余音绕梁打卡楼层。
第一阶段的自我任务终于在今天完成了。算是吐了一口气。但是,完成后,并没有原本想象得那么轻松。 自己对自己第一阶段的任务是完成孟子荀子的文本整理,任务不可谓不重。然后看了一下字数,已然是突破了30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下来的。中间也是散了好几次,也不能说尽力。可以说,给自己做了一个小小的可以依靠的“几”。实体文本的学习,的确是要比手机舒服很多,再加其中很多设计,分段,都是很针对自己的特点和习惯的,所以刚拿到打印到手的文件,内心其实是很开心的。 这种开心之中,其实同样还夹杂着一种特殊的情绪,一种自己知 ...
宗学 13 小时前 直面人生 无标签 临之 @ 1 小时前
我潜水好久好久了,看着大家发帖互动的时候也想融入到这个环境中来的,可是感觉话到嘴边又会瞻前顾后以至于闷在那里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就想分析一下我逐渐走向闷葫芦的历程,希望能够借此走出打破的第一步。 大概是小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变得有种害怕被放弃的感觉吧,害怕别人对我的好感和善意被收回,如果一旦这种喜爱被收回,便会产生挫败感和自我否定的慌张感,把这种喜爱当做一个稻草,仿佛抓住了它就是抓住了证明自己的价值的奖牌。所以行事就慢慢变得小心翼翼的,开始察言观色,分了很多的精力在于关注他人情绪的变动 ...
【原文】 古者桀纣长巨[1]姣[2]美,天下之杰[3]也。筋力越[4]劲[5],百人之敌也,然而身死国亡,为天下大僇[6],后世言恶,则必稽[7]焉。是非容貌[8]之患[9]也,闻见[10]之不众,论[11]议[12]之卑[13]尔。今世俗之乱君,乡曲[14]之儇[15]子,莫不美丽[16]姚冶[17],奇衣妇饰[18],血气态[19]度[20]拟[21]于女子;妇人莫不愿得以为夫,处女[22]莫不愿得以为士,弃其亲家而欲奔[23]之者,比肩并起;然而中君羞[24]以为臣,中父羞以为子,中兄羞以为弟,中人羞以为友;俄[25]则束[26]乎有司[27],而戮[28]乎大市[29],莫不呼天啼哭,苦伤其 ...
行积 1 小时前 孟荀问学 无标签 暂无发帖
收起/展开

出埃及记
18122
其实距离我的埃及之行已过了近四年半的时间,但这段经历在四年半内经常在各种场合提及与被提及,也成为我的“奇幻”之旅之一。上周末我和兰堂同学、吴先生同学在北京组织了小型的线下聚会,不知不觉又提及了这一段经历,而在加入博山庐之后,关于这段旅程的一些片段我也有了更多的思考,希望能够分享给大家。 一、关于众神之死 起这么一个小标题乍一看有点夸张,不过这的确是我穿梭在埃及众多的废墟神庙中最深刻的体会。这些神明生于古埃及,根植并繁盛于崇拜自然和亡灵的尼罗河文明,他们的死亡并非死于瞬时,其衰落于公元前30年罗 ...
这个暑假,我来到北京实习。我所在的实习单位关注的是道德模范,做的是传播文明、引领风尚,正如一位实习单位的老师所讲,“感谢这个职业,能不卑不吭的敲开门,打开窗。万家灯火,每一扇窗背后都是你不了解的人。”的确,在现场透过摄像机镜头,能够感受到主持人和那些道德模范在交谈中传递来的感动,内心越是沉着笃定,讲述越是云淡风轻,这些道德模范这么平凡,也这么伟大。 我记着其中有一位军人的资料,他在申请加入扫雷任务的申请书中这样写道: “可是正如我五年前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光荣集体时的想法一样,那时的我思索着怎样 ...
(这是一首写徽墨的歌) 启程——是线下和徽州的双重吸引 这次旅程的雏形本来是暑假的安徽线下,在安徽的同学太少,好像只有小冯同学,大蜀山同学和我,大家都散落在各地,就计划一起去爬黄山,不过后来成功邀请到在上海的顾忘真同学,最终达成四人三日的黄山+宏村游。 8月20号下午,我在合肥高铁站跟小冯和蜀山同学会合,一起乘高铁去黄山,在黄山北站见到了忘真同学。第一次跟论坛的同学线下见面,感受是比较神奇的,虽然是首次见到本人,但并不觉得生疏,听到熟悉的声音更感觉亲切。集合完毕,我们的徽州之旅也就此开始了 ...
21639
最近我要在济南的网点呆两个星期,这次和去年在东北的时候,非常不同。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会偶到这样的职业,这样的地方。银行是一个特殊的机构,是钱流通的地方。银行怎么盈利,就是要把钱转起来,一方面是要把贷款放出去,一方面是要把钱存进来。其他各种繁复的业务基本上都离不开这个基础。银行没有存款就没法办业务,没有贷款就没有盈利。做生意是买高卖低,那银行买卖的就是钱。以前我家里面做些小生意,从小就买高卖低,丢人的说,小学的时候,还帮同学写作业挣钱;又是官迷,还学了六年的经济,偶到这样的地方不足为奇。这些杯水里的 ...
准备写夏令营回顾的时候,就想起来刚去夏令营时候的场景,当时坐着大巴车上山,附近坐着志通兄和畅远兄,一路上听到两位在交流古琴,乃至音乐等更深层次的问题。快到地方,司机说不能再往上走了,于是大家都下走步行剩下一小段坡,当时雨刚停,水流顺着坡道漫下来,坡很陡,志通兄还有几位同学帮忙把我推了上去,到了地方就看到志通兄大口喘气,但又立马回去帮忙去了。然后又请同学帮忙上了楼,开始做些别的事情。 这里不得不感谢大家的帮助,本想着山里可能有诸多不便,但因为大家的照顾,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便,可以顺利的参加这次夏 ...
文章中包含了夏令营,还有我的各种龌龊思想,希望大家酌情阅览。 当我坐上离开的北京的火车,我感到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和大家相处的日子是这么地短暂,但是又恍如隔世,我们虽然只在山中待了十天,但是我感觉待了很久很久,山里的日子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外婆家的无忧无虑的的日子,自己在杂技团主动和被动的艰苦训练的日子,那种单纯因为努力而大汗淋漓,和因为拉筋而嗷嗷叫得像杀猪一样的日子。那些都是我生命中比较纯粹的日子。我想起了夏日的晚上,我睡在凉椅里,外公为我扇蒲扇驱赶蚊虫,头顶是漫天星星。又或者是在杂技团,尽 ...
十来天前阴历生日一晃过去了没过,那今年还是过阳历生日。说起来,我发现今天的生日,正好遇上中元节,那就将首过吐故与生日迎新放一起写吧~[/backcolor] [/backcolor] [/backcolor] 21岁是毕业、助研、进入论坛、分手复合、开始出国等人生大转折集聚的一年,充满了激荡与色彩,而22岁,则是在转折后,一步一步调好方向,立定道路的一年,虽然平淡一些,但对我来说,极为深刻。[/backcolor] [/backcolor] [/backcolor] 22岁这一年,获得了表字,品到了离国与归国的滋味,与西方文化日渐厌恶与决裂,参加了春令营,做出了博士前 ...
重铸杯水,修身追远——己亥夏令营感想 序 己亥年立秋,19年的夏令营结束了。那天和守诚兄、善诚姐、青越兄一起回市里,大家于地铁站就此分别,回住处的回住处,赶火车的赶火车。下车到地铁站附近时,呼吸着市里燥热并夹杂焦虑的空气,感觉是那么熟悉,但也有些陌生了。当天下午,和上午下山的一鸣、内业和浮生一起吃了个饭,大家相谈甚欢,仿佛将夏令营的欢声带了下来。当天趁着夏令营的余热,回去还做了200个俯卧撑和深蹲。可惜之后的几天就渐渐回复原来的生活状态。不在那种环境下,自己的杯水在河道的左右下恣意横流。空闲时, ...
今天是第二期夏令营的最后一个早晨,我坐在灶台边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锅里正熬着银耳羹。十天晃眼就过去了,这十天里好像学了很多,一下子去想却又好像想不起来,大概自己的杯水本身就是一种无序的状态,所以想啥都是混混沌沌恍恍惚惚吧。 从7号开始,陆陆续续地,每天都会有一波人离开,而我是最晚一波走的。早点离开的人看起来总是洒脱,转头挥挥手与身后告别,然后就可以奔向远方。而留下的人,总是容易不舍,看着转眼间空荡荡的房子,内心还是有点寂寞。但这也许只是我自己的情绪造作吧。 我们刚开始夏令营的那几天,海蓝姐和志 ...
最初得知可以自己报名参与夏令营时,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报名的。因为知道自己确实还差的很远,声律虽然一直有在坚持,但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任务式的应对,读读就完了,完全没有原先的那种认真与专注,背离了射不主皮的原则。而八部每次练的时间也不长,还时不时就给自己找借口偷懒不练。而跑步则一直只维持在两公里出头,很多时候并不是没法跑得更远,而仅仅是怕累与懈怠,对自己的要求太低,稍有一点累就给自己说不行了不行了,也无怪乎进度缓慢了。总之,报了名之后就告诉自己即使这次没偶上也是自己修身不够、没达到环境的要求,要加油努 ...
这次夏令营的学习,其实对自己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机遇,在这十天里,和大家生活,做事,一起体验到了很不同的快乐。 初到夏令营,其实自己的心里一直膈应了一块东西,这个可以说是一种自私攀比的污浊。自己在自己的环境里,没有好好修身,积攒了一些比较脏的东西。而自己刚开始的目的,也是想借着夏令营去改变。刚到的时候,其实自己也一直是为着自己着想的。刚开始有点难受,想着为别人做点事,然后又做不到。比如说,挑房间的时候明显还是有点私心的。这些东西在日常也会让自己很难受。大概也就是为了自己一点点东西吧。这里也很感谢覃 ...
山色空濛 带着几丝忐忑,又伴着几分期待,终于跟着夏令营的队伍上了山。第一天便是一场雨,浇湿了柴火,也清爽了几分原本伏热的身心。雨后山色空濛,浓密的绿层层叠叠,被雾气缠环着多了一些柔嫩。景色很美,柴火很湿,所以第一顿饭就在各种切盘凉菜和一份炖汤中度过了。形式美好而胃感微凉。 接下来的时光稍稍散漫,恰好缓解下两天年会中的疲惫。躺在床上午睡,正午阳光满窗地泼洒进来,亮却不那么灼烫。远山近树,山上是浓密的绿,层峦叠翠间有说不出的敞亮。窗前是丛丛的绿,大树沙沙响着,与夏蝉争鸣,微微荡着,与飞蛾共舞。 极限 ...
年会还没结束我就送走了叉叉,真的是浑身的不愿意、不舒服、不开心,因为有他在,我可以偷懒啊。我很想跟他一起夏令营,心里还是觉得有他在可以偷懒,知道自己心里这种想法后觉得他不去其实也挺好的,起码断绝了这种赖的源头吧,但是身体还是想让他去,感觉自己就陷入了一种“身心分离”的状态。年会结束后整个人特别平静,但是从周五住进宿舍,到周一离开,我脑海当中总会出现一些不太好的声音,感觉是自己对于宿舍的一个条件反射似的第一反应,小AI的声音真是随时可能就会出现。额···不对啊,怎么会这么想呢,感觉自己的思绪把自己带 ...
去夏令营之前,正值年会,还记得第一天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签到组的同学叫我抽签,我便抽了。 拿起一看,“道侣常在”。同学们大笑着,我却哭笑不得,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后来去了夏令营,第一天晚上,我便和予仁、海蓝姐姐三人坐在一起聊天,那时,我觉得大家能聚在一起真好,说着说着,我便说道,希望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我们还在一起,还在博山,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我想这就是我的道侣常在吧,有这么一大群人作我的伙伴,相互帮助,我还有什么好害怕,好担忧的呢,有什么话也不会藏在心里,就这样直接得说出来,不用害怕别人瞧不 ...
回家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一直感觉很累不断的想睡觉。周四下午打开论坛看到长青兄、宗岱兄以及韵和妹妹的年会总结,他们写的总结都是以事情为主,以人物描写充实事情的经过。而我这两天断断续续写的几千字总结,都是在描写人物来表达感情,突然意识到这仍是加重感情或者情绪的做法,与我们所学的淡情有所违背。周五就重新写一次夏令营及年会总结。 最早看到有关己亥年夏令营的消息是在年会的一份调查问卷上。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虽然待岗在家但是不知何时就会被召唤去上班,因此在选报夏令营的时候怀着忐忑的心情选了第一期,心心念着不 ...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小黑屋|博山小叙 ( 京ICP备17043710号-1 )| 博山文库

GMT+8, 2019-9-16 14:07 , Processed in 4.142174 second(s), 7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